張子妍事件持續了兩年,仍是無解,就像陪睡淺規則,誰也不知道有沒有畫下句點的一天

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

(from果陀劇場強打舞台劇: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Tuesdays with Morrie)

無論誰來看,就算是三歲小孩,也看得出整件事疑點重重。警方兩度快速結案、原本不願道歉的SBS電視台也被逼得低頭、還有和張子妍同公司的女星也自溢身亡,這不都一再表示自殺事件一點兒也不單純。但就以遺書造假草率結案,實在讓人難以信服(怒)

雖然大部分的人希望交由其他機關調查整起事件,但調查出來的結果難道就會不一樣嗎?如果真如張子妍在遺書中所列的禽獸名單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那麼那些人為了自保,難道就不會向警方和調查機關施壓或賄賂嗎?

張子妍事件只是冰山一角,受害的女星或許更多更多。但能怎麼辦呢,為了捧紅自家藝人,經紀人便把女星送入虎口。但如果要捧紅的是自己的女兒,那些惡魔還會這麼做嗎?又,如果被送來陪睡的對象是自己的女兒,那些仗著錢大勢大的惡魔又吃得下去嗎?那些被迫陪睡的女星也是被父母疼愛、捧在手心上,一點一滴拉拔長大,將心比心吧,唉

http://korea20081031.pixnet.net/blog

20110317 20110317

SBS記者撰文 向張紫妍下跪謝罪

【2011/3/17 韓星網-korea star daily 記者全英璇報導】 

報導已故張紫妍信件新聞的SBS禹尚旭記者,日前敞開了心扉。 

禹記者是對這事件最先起疑心的人物,但未能仔細追查張紫妍所寫的50封信件。17日禹記者在SBS的官網上刊登了名為《向已故張紫妍跪拜謝罪》的文章。禹記者以這樣的文字開場:『如今,我仍像是活在噩夢裡。只想著快點醒來。完全沒有一點活在現實裡的感覺』。 

『怎麼能偽造3年裡,記錄日常生活大大小小事情達230多頁的信件呢?那麼真實的痛苦和孤獨,和那樣無助的泣訴,怎麼能是單憑想象就寫的出來呢?失去行動自由,接受刑罰的囚犯,怎麼可能如此了解張紫妍事件的始末,並對日期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呢?另外,仿造的筆蹟,就連筆蹟鑑定專家也被完美的蒙騙過去。這些難道不是連穿鑿附會都不可能的事嗎?』由此可見,禹記者對這次事件還存在許多疑惑。 

 但是,禹記者接著表示:『儘管如此,我對國立科學搜索研究院的鑑定結果沒有反駁。我不認同國內最高權力機關作出的權威解釋和不正當的陰謀論,這只能證明我的錯誤。我的錯誤就是除了信件沒找到更有力證據的無能錯誤。已故張紫妍和全某兩人通信的真實情況沒法確認,這也是我該受指責不成熟的錯誤』。 

最後他表示:『首先,我會向已經去世的張紫妍下跪謝罪。我承諾,既然開始報導,這次我一定會恢復張紫妍的名譽。對於她的冤死,我要大聲宣佈,我會讓她看到加害她的那些人負起責任時的樣子。雖然結果判定是謊言,但是我會用眼淚祈求原諒』。 

(from聯合追星網)

20101216

(京都,日本,Kyoto Tower)

小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