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時候,覺得台北也要漸漸呼吸不到自由的空氣了。明明為活著而努力,卻被全盤否定,怎麼可能不難過。雖然被否定,卻又沒有替自己爭論的動力,只是任人宰割

飛龍

被直接否定,還有什麼好去爭論的,而且憑什麼憑著監視器去否定或是肯定一個人,好累好煩,真不知道那個藏在監視器背後的女人用這招逼走了多少人

真想離開台北,去哪都好,只要離開台北。想了好多可以消失的地方,卻又什麼都想不到

機上

今天下午很失落,失落到說不出話來,以致於連老愛當別人爸爸的光哥叫,也不太想鳥他

唉,鄧同學四月的班表都是門市,加上他又要上課,總之就是不會太常看到他,但是和可愛的弟弟同事一起工作才是動力來源啊

一想到如果鄧同學不太常出現,就表示必須常常和光哥待在同個空間內,那麼只要稍微一放鬆,就會被他念到死。想到這,就怎麼樣都提不起勁了,笑容在怎麼擠都覺得很僵

大阪

說實話,在機場的工作樂趣就是每天觀察來來往往的男生,日本人、韓國人,甚至是五官深邃的西方人,只要長得還不錯,就感到開心,心情自然好

所以,可愛的弟弟同事之後不會太常出現在飛機館機場店,就突然覺得好無趣,沒人可以玩了

機場廁所

另外還對一件事感到小小的內疚。話說飛機館的幾場館有位姊姊級的日本工讀生,畢竟是離鄉背景的日本人,自然對她很好很親切

那位日本姊姊大概因此覺得我人很nice(事實上,我的確人好到不像話),所以大前天,她下班前還特地問我:明天會再見面嗎?我回答:會。如今看來,好像都成了謊言(泣)

制服制服

雖然失落、雖然難過,卻又感到輕鬆、好輕鬆、超輕鬆,在四支監視器下工作,早晚會窒息的,射手座可是不拘小節、熱愛自由的星座

儘管如此,還是很想從台北消失,想了好多地方,台灣本島、台灣離島,甚至日本琉球(沖繩)

如果去琉球的話,就可以搭阿母上班的公司的船了。好喜歡搭船的感覺,吹著海風,瞪著看不到邊界的大海放空,什麼都不要想,那種感覺真好

飛龍

小時候,搭過阿母任職的公司的船,夜晚,在夾板上吹著海風、望著大海,還可以看到幾座黑漆漆的無人島,很有冒險的味道。入眠後,隨著船隻不規律的晃動,漸漸睡著,感覺真的很新鮮

忙碌的城市、壓榨的空氣、禁錮的自由,好煩好煩,好想離開台北,去哪都好

機上

PS、如果敢打這樣子的文章,就不怕任何人看,飛機館的機場館的同事也好,甚至飛機館的經理老闆也罷。又或許,就是希望那個監視器背後的女人看到

小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